网站首页

管虎 疫情,让电影人对行业更敬畏

大字 日期:2021-01-01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近年来主旋律电影取得票房成功的案例比较多,包括《我和我的祖国》《八佰》和《金刚川》,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管虎:我先从根儿上给它理顺。在我看来,主旋律电影这个叫法不是很贴切,应该叫主流电影,每个国家都有。那谁来做中国的主流电影?得有人做啊。这几年我有创作状态,也有兴趣,想拍主流电影,我就拍了。主流电影完全可以拍得让观众觉得很好看,有感动也有收益,不是挺好的事儿嘛。

  新京报:你怎么定义主流电影?《斗牛》《杀生》《老炮儿》算主流电影吗?

  管虎:主流电影是99%的观众爱看的,符合他们价值观的电影。要是只有1%的人爱看,那叫作者电影。主流电影要符合电影工业化的要求,观众的观感,离场后的余味,这些因素都得考量。《斗牛》《杀生》作者气比较重,《老炮儿》创作时也只是真的想讲这个故事,但毕竟那是第一次进入电影工业商业化体系吧,也想着别把投资人的钱赔了。

  新京报:电影市场对票房的追逐,通常会让票房压力反向传导到创作端,作为导演你有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吗?

  管虎:我前些天还在跟团队说,后面弄一个戏不许想票房,以前我们也没想过票房的事儿。《八佰》上映时70%的座位封锁,谁敢想票房啊?疫情期间能上就不错了。当然人家跟我提票房,我也会去想,但没有压力。不就赔本吗,那怎么了?完了下一部再给人家赚呗,又不是这一锤子的买卖。如果说因为怕赔就不拍这个戏,这不可能。(有没有片方跟你建议,怎样拍票房可能会更好?)没有人跟我说过这话,一次都没有!我觉得也没人敢跟我说。

  新京报:今年的疫情对整个电影行业都有冲击,作为电影人身在其中的感受是怎样的?

  管虎:疫情刚开始的阶段对我们的心理状态影响很大。那会儿有人说,没电影看,好像也没什么呀,感觉不需要电影了。好多人都挺绝望的,觉得好像电影要消亡了。我个人相对乐观,但也觉得何时才是个头啊?有点沮丧。随着时间推移,只能静下来,把平常不干的事儿都开始干了。我觉得老天是在历练人吧。

  新京报:影院重启后,整个行业跟以前比有什么不同吗?

  管虎:不太一样了,每个人都攒了股劲儿,包括我自己。疫情期间,我多么想每周末好几部新片挤着上映,票房能达到多么高的水准啊,但那时真的是——“休想”。逐步恢复到现在,我们会倍加珍惜,对行业更有敬畏感了。疫情让大家的责任感都比原来重了,因为都看明白了,产业低迷,里面的每个人都不会好。

  新京报:疫情也影响了电影的传统发行模式,有些电影选择在线上放映。你能接受这种方式吗?

  管虎:我的心态经历了一个变化。刚开始我也有点儿接受不了,作为从业人员会觉得这事儿在当时有点儿釜底抽薪似的。最近我开始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两线并行嘛——有的电影的风格更适合线上上映,有的电影强调音效,画面,特效,就往院线走。多一条出路没什么不好。

  新京报:你未来会考虑拍适合线上放映的电影吗?

  管虎:我不太拒绝线上放映的,因为也做剧,知道线上有庞大的观众群,视频平台也是很棒的媒介。我不会努着劲儿说要拍一个适合影院或者适合线上的片子。首先故事我喜欢,由着这个风格往前走,未来是线上播还是电影院放映,都不是最重要的,把它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就行。

  新京报:目前中国影视创作有制片人中心制,导演中心制,甚至也有演员中心制。你觉得哪种更适合产业的发展?

  管虎:这个分得特别肤浅,非黑即白。就各国的经验来看,最成功的当然是制片人中心制。但是制片人中心制是有前提的,比如在好莱坞,制片人首先是个很棒的导演,同时也是个很棒的编剧,他上手自己能拍,也能写。导演中心制对需要极致发挥个人特色的电影是非常合适的。中国电影目前的状态,导演中心制是合适的。(你的电影也是导演中心制吧?)对,从来如此。

  没听说有演员中心制这回事儿,很难想象一个好的创作是围绕演员出发的,不管是剧集还是电影,这跟创作规律倒着来。

  新京报:随着中国影视工业化的成熟和发展,你觉得以后会进入以“制片人中心制”为主的阶段吗?

  管虎:我们的设备和硬件已经非常成熟,但还是做不到工业体系化,做不到制片人中心制,为什么?中国的影视产业和好莱坞的工业体系不同,它的文化就不一样。中国是人情社会,还有友谊在呢,今儿我让你下班别走帮我一下,你走吗?所有东西牵涉到细节,就有所不同。再比如我是个摄影助理,梦想当摄影师,当摄影师后,又想当导演,这在中国普遍存在。这个前提下,要做成像好莱坞那样的工业化很难。

  新京报:所以在你看来,中国影视产业可以发展得很好,却不太可能复制好莱坞工业化体系的模式?

  管虎:对,我们只能是尝试走另一条路,中国影视产业自己的工业化道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都得尝试摸索着走。

[责任编辑:王恒]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denisreggie.net)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 分享到 设置
+ - 正文字号
Baidu